昆明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资讯 >

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(二)

时间:2019-10-29 19:13:29
晚上千万不要一个人玩LOL(二)

(关于李同的日记,他就是写下来给我看的,我在后面会说原因。)
我从女生宿舍楼又爬窗户出来,满腹惊疑,走到昏黄的路灯下,忽然间有点疑神疑鬼了起来,脑子一个劲的往那些鬼怪身上想,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。
对女朋友我只能给她解释也许是我担心她,太紧张了,我还能怎么说,一切都证明那条短信根本没发过,可是我相信自己的记忆力,也确定自己不是精神抑郁或者胡思乱想,那么,我就只能把这件事先压在心里。
那时候,我非常想听听李同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他刚才想告诉我的究竟是什么?
我掏出手机,打了过去。
第一遍响了很久,没人接,直到自动挂断了。
我边向校外走,一边继续打,我想估计是他在玩游戏听不到。
我的影子紧紧跟着我,弄得我自己吓自己,毛骨悚然。。
我不北京军海医院很贵吗经意间回头,发现有个矮小的身影在后面跟着我。
而且我赫然发现,他在提速,越走越快,我们之间本来隔着大概30米的距离,一眨眼功夫,就已经差不多只有十多米了。

我吓坏了,开始不要命的狂奔起来,前面不远是学校的商店,灯还亮着,那时候,它就是我的救命稻草,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恐惧,也许不止是怕身后的人,也怕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。

在夜晚一个人走夜路,总会有种压迫力,人的呼吸不由自主就会急促,尤其是在浓重的阴影和略带寒意的夜风中。
我记得有一次我晚上在学校图书馆门口吹夜风,一个人无聊抽烟,忽然看见玻璃上反照出烟头的光芒,就像是一团红彤彤的鬼火,吓得我赶紧把烟给掐了,就是那种恐惧感,对黑暗的恐惧,我没想到这次的感觉比那要强烈百倍。
转过一个拐角,我看到了商店,果然店主正在收拾东西还没有关门。

我向后一看,只见那个影子在拐角处滞了一滞,似乎想跟过来。

就在这这时候,老板出来了,一个中年女人,问我要点什么。
我看店门口还有卤蛋和肉丸没卖完,就要了几串。
等我在回过头,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我安慰自己说,也许是一个路过的同学吧,估计也是去包夜上网的。
这时候,老板娘突然说,你刚才不是两个人一起的,你同伴呢?还有两串丸子,要不要带去网吧吃啊。
老板娘和我很熟,我们经常包夜前在这买点吃的喝的。
我一听这话,汗毛都立起来了,我说你看见我后面有人。
她说,对啊,你们跑那么快,我还以为打架呢。
我心里一凉,转瞬间意识到这商店过去走几步就是校门,如果想出去只有这一条必经之路,跟着我的那个人如果经过肯定会被我看见,但是,他追到拐角就消失了。
也就是说,他根本不是路过,而是专门针对我的。
我当时脑子里很乱,赶紧想找到李同。

在商店门口等了半天都没有人再出现,我果断加快步子出了校门,到了街上,路灯量多了,也有很多车,我心里才安稳起来。

一路小跑,我就重新回到了网吧,到原来的座位一看,我的机子还开着,旁边李同的机子已经关了,人也不见了。
我电话一直没打通,老是所拨的用户不在服务区,我对移动的信号再一次失望了。
我想拿着电话打给宿舍肚子痛的同学,问问怎么样了,刚巧看见我电脑上QQ一直在闪。
是李同的头像。
我立马点开来,上面有一条留言。
这边机子不好,我换个网吧玩,你回来了给我说。
我说,我没事了,已经回来了,你现在在哪个网吧?
李同的头像亮了一会儿变黑了,我知道这是不在线或者隐身的表示。

但是知道他平安无事我也松了一口气。

过了大概十分钟吧,他回过来消息:我刚玩游戏呢,没时间切出来,我在蓝月亮网吧。
蓝月亮是离我们学校附近三个网吧中最远的,我现在的网吧叫滚石,另外两个同学去的叫做弄潮。
我一听他说在蓝月亮,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太远了,几乎是学校到滚石距离的两倍。我就问你怎么不去弄潮找他们两个?
他很快就回过来:去了,没机子。
(我当时就没在多问,时候我问那两个同学,那我弄潮根本没有坐满,VIP厅几乎是空的,而且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李同去找他。)
我接着把女朋友那条短信的事告诉了他,他半天都没回应,过了很久,才很简单的说了句,估计是恶作剧吧,让我别太当真。
我觉得他的口吻很怪,好像在隐瞒什么,越发让我好奇最近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,如此的反常。
我正琢磨着怎么开口问,他发过来说,我们YY吧,玩几把撸啊撸。

我说也好,放松一下,我今晚紧张的不得了。

进了YY频道,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,我以为是李同,没想到ID我根本没见过,叫“左手右手”,但是是在大厅挂着,没有到下面我们经常开黑的频道。
李同呢?怎么不在频道里,我心里暗觉堵得慌。
我一进频道,就传来一阵刺耳的电流声,滋滋滋的不停,我以为是耳机问题,感觉取下来扭动了几下,戴上后,依然是那种声音。
而且还有频率,两短一长,两短一长。
我把这人T出了频道,因为问他是谁他没回答,点开资料发现完全是空白,但奇怪的是,不知道是谁给了他权限,说明他不是第一次来这了。
可这是我们宿舍的专属频道,平时也就我们几个开黑玩。
我在QQ又弹了李同,我说你赶紧上YY啊,我都进了。
他很快出现在频道里,我问他,刚有个叫左手右手的在这挂着,你认识不?
他忽然声音发颤的说:刚才玩lol认识的一个人,他现在在哪?
我说我给T了,他沉默了片刻,说没事,我们先玩吧。
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时候,那个左手右手又出现在大厅了。
李同抢先跟我说,就让他挂着吧,估计是吃饭去了,等会儿可以一起玩。

我应了一声,就进了游戏登陆页面。

我速度建了房,因为我调的是按键说话,而李同是随意说话,所以他的一举一动我都听得很清楚。
我果断建了排位双飞房,邀请了李同。
他半天不接受,我说你快点啊。
他说和人在说话。我只听见键盘噼啪不停的在响,间歇有几声他从喉咙里发出的闷叫。像是在发怒,但又竭力忍着。
终于李同进了房间,我就点了开始,提示说大概还有23秒。
我心想今天晚上玩的人这么多啊,四区平时一到晚上排位的人就少了。
很快,23秒到了,系统惊人的准确,立时进入了BAN PICK 页面。
我在一楼,李同在五楼。
一上来我就说,大家报位置,我补位。
没人说话,我就BAN掉了狐狸。
接着到对面BAN,倒计时不停的在响,但是对面一直没动静。
我当时想的是估计对面掉线了,还有点庆幸。
接着我继续BAN掉了木木。
到对面了,依然没有动静,就时间一秒一秒的减少,我那时确定了,对面肯定掉线了。
我跟李同说,我估计对面要秒退。
李同那边没说话,只打了一行字,也许吧。
我这时候忽然觉得纳闷,怎么我们这边的三个人没有一个说话的?难道是因为知道对面要秒所以懒得说?

到了我BAN第三个英雄,对面既没有BAN人,也没有秒,我心想这还耗上了,那感情好,白上RANK分,于是我BAN掉了第三个英雄,龙龟。

到了选人页面。我选的船长,上单,很快点了确定。
到对面了,依然半天没有反应,就看着读秒倒计时。
这感觉太诡异了,我其间又打字问了2L3L4L打什么位置,但是依然只是我自说自话,没人理我。
我估计这几个都是大神,就没说什么。
对面两个到最后一秒,才出现了英雄头像,1L是猴子,2L是小丑。
到我们这边选了,奇怪的事发生了。
就像是约好的一样,没有人先选英雄,头像是空白的黑框框。
我跟李同说,今天这局玩毛啊,怎么都像是掉线了一样。
李同说,估计是故意的,想让对面也以为掉线了。
我说不会吧,这两个现在还不选,不会是真掉了吧?
我赶紧打字问,整个聊天框都是我的对话,没一个人搭理我。
到了最后,像是随机的,2L选了凯南,3L选了慎。
我心里一阵无语,难道慎要上单让我打野,我就问了句,慎,你单么?
慎难得的回话了:是,单。
我看见这两个字带两个标点,就觉得说不出的怪,这口气怎么这样。
李同这时候说,慎要单就单吧,反正无所谓了。

我问啥叫无所谓,他不说话了。

(关于李同的日记,那些话都是我节选的有关的,里面还有一些心里活动和私事,是不能发出来的,见谅)
不过看见终于有人回应了,我也觉得OK。
到对面选,依然和此前一样,直到最后一秒,对面才选了寡妇和timo。
我一看就乐了,这阵容随便虐啊。
李同那边这时候呼吸声却粗重了起来,跟我说,一会儿你打野小心些。
我说对面这阵容最多能阴线上,打野他们抓不了的。
李同嗯了一声,继续喘气。
他这样一说,把我弄得紧张起来。
到我们选,李同很快选了男枪,4L依然没动静。
我心想这些人还真有意思,对面的不秒退,我们这边的也不着急似的。
很快时间到了,4L选的是鳄鱼。
我一看就郁闷了,问鳄鱼你是打辅助保ADC吗?
没答复。
我往上翻记录,再次确定这个4L真的一句话也没说,让我骤然一惊的是,刚才慎说的好的,我单。那几个字也不见了。
我就扛不住了,问李同,你刚才看见慎说话了吧。
李同说,好像有吧。
我说你查查记录。

李同说,好的,你等一下。

我说你查个屁,刚才你不是还说让慎单吗?这才多久你就忘了?
李同支支吾吾的说,哦,不好意思忘了,我在和人聊天。
还在和人聊天?我想问和谁聊这么久?
我看他不想说,就没追问。
对面终于选好了,5楼是妖姬,一条姐。
我一看对面除了猴子,都是脆皮啊。
这局我果断肉,到中期就没问题稳赢的。
我打了一句,大家前期小心被抓,对面隐身技能得多,打稳点。
依旧没人回话,就这样进入了读条阶段。
李同突然说了句,我去上个厕所,就丢下耳机没声响了。

我一看应该来得及,就开始注意对方的游戏ID。

对面的ID很乱,不是一串数字就是无规律的英文,只有1L是叫左手。
我们这边的除了我和李同,也是两个英文名一个是一串数字。
我心想这不会是黑房吧?
这种ID也太少见了。
这些当时我都没多想,因为我突然想到YY大厅里还有一个叫左手右手的挂着呢,不会是他吧?
我切进YY,让我不淡定的事情发生了。
在原本那个左手右手下面,又多了一个,还是叫左手右手。
我以为眼花了,但是频道在线人数显示的是4.
我在公屏上打字问,你是不是选的猴子在对面啊?
半天没人回。
我有点毛了,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。越想越觉得这事怪,出奇的怪。
这时候游戏开始了。
我出门布甲五红,去了蓝BUFF,这时候李同还没有回来,其余几个人也没动。
我点了TAB,发现除了我之外,大家都没有买装备。
等我到了蓝BUFF草丛,依然没人动,只有电脑提示的声音。
我忽然感觉整个游戏就我一个活人。
连忙有些恼怒的在聊天框说,一个个装死人呢?
我这话刚打完,就听见一连串滴滴滴的声音,是YY提示有人进入频道的声音。
我一看,当下就爆了粗口,只见大厅里一下又进来6个人,清一色的ID,左手右手。
我说***谁跟我开玩笑呢?一个一个往出T。然后重启了YY。

这时候,小兵出来了,除了李同外,其余三个人也动了。

没人给我拉篮BUFF,只能自己浙江羊癫疯医院选择标准打。还好我带的惩戒。
这时候慎跟着小兵去了上路,凯南跟着小兵去了中路,鳄鱼跟着小兵去了下路。
之所以说跟着,是因为他们三个都很整齐的走在最后一个小兵的后面。
我看他们的装备,都是一鞋三血。
我抱怨了一句说你们是不是黑房啊,怎么一句话不说?
知道那时候,我心里依然觉得那些不正常的现象都是可以接受的,也许人家不想说话啊,又或者那几个人是一起在开黑的,自己给自己找着借口。
我打完蓝,去上路游走,一边在话筒里问李同在不在,没人答。
等我到了上路,看见了一幅诡异莫名的场景。
小丑和慎站着不动,就诡异的站着。
如果哪个小兵是最后一滴血,就上去A一下。
我一看计分板,两人补兵数都一样。
余光一扫,发现不止是上路,其余两路,补兵也是一模一样。
而且,对面也是三个人在线上,其余两个人没有显示。

我握着鼠标的手不由得开始抖了起来。

我打了记号,准备绕后GANK小丑。
没想到我从后面过去,慎还是原地不动,小丑却突然回头走过来,就像是预先知道我会来,直接走到草丛边。
然后就这么站在草丛边看着我。我那一瞬间真觉得小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眼睛阴毒的盯着我,像是毒蛇的信子。
我被搞得心虚,就掉头往回走。
然后这小丑就跟在后面,我进了野区,它还是跟着。
我当时根本没有回过头去跟他对A的心思,就觉得怎么这么邪乎。直到我进了2塔的范围,他才站在边上定住了。这个场景似曾相识,我立刻想到刚才在学校也是这样的感觉。
我拿起饮料大喝了一口,想进盒子查一下对面ID的资料。
不凑效的是,那晚盒子在更新,差不了历史战绩。
然后李同这时候还是没出现,我心里顿时慌得不行。
从昨天晚上发帖开始,我的电脑连接一直是异常,刚才彻底连接不上了,提示密码错误,我查了话费,还有不少余额。
我就不信邪了,现在来网吧,这事情我一定要原原本本说出来,不然我要被憋死了!
继续说:

网吧里的人都在玩着各自的游戏,我环顾四周,一切都很正常,和平时没有两样。
但是只有我知道,游戏里是多么诡异。
我是个唯物主义者,一般的鬼怪我是绝对不信的,可是正在发生的事,难道仅仅是巧合么?
我回到家,看着小丑又回到了上路。
我打字问慎,我说你要是个人就会一句话!
我一连发了三遍,慎只是在上路补兵,就像没看到。
当时我就有点热血上头,心里暗想,你们想吓老子,老子偏不如你意,你还能跳出来怎么着?

抱着这种心思,我开始认真打起来,买了真眼,就准备上去上一次小丑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这时候对面线上的情况是小丑在上,妖姬在中,timo在下。
游戏的画面相当和谐,一点烟火味都没有。
如果这几个人是在表演,那演技实在是太高了。
我从后面绕,将真眼插到路中间,直奔在我们塔下的小丑而去。
历史在一次重演,小丑在我出现的同时,开始迎面走过来。
那时候我是3级,小丑4级。
我上去直接开始一个Q,接着就A,小丑没躲,也没放技能,就跟我对着打。
这时候慎还是在塔下补兵。
我不停打信号。
慎还是不过来。
我和小丑血很快就见底了,这时候我一个Q就能收了他,没想到我Q的声音已经有了,自己却变成了黑白屏。
小丑出暴击了。
我心里那个火,看着慎不知道该怎么骂他,这时候慎从塔下往过走,然后站到了小丑旁边。
然后,两个人就围着我的尸体发呆,真的是在发呆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残血的小丑连药都没吃,就开始原地回城。
慎看了一会儿,也回城了。

就这样我不明不白的交了一血。

游戏玩到这里,我已经确定这肯定是故意的了,再好的素质也受不了被人这么玩。
我就开始喷慎,然后打字给对面说,打完了求投诉。
对面也没回应。
我问鳄鱼和凯南,也是石沉大海。
我没办法,继续混野区,心想不出神装不出来了。
打野的间歇,我看了看中路的情况,凯南就机械的补兵,妖姬也机械的补兵。
而且,我诧异的发现,妖姬的蓝一直是满的。
再看下路timo也是满蓝,他们根本就不用技能!!!
我心想难道是遇到十连坐的小学生了?
可是转念一想,这是排位,怎么可能。
游戏进行到十多分钟,诡异的事又出现了,鳄鱼和凯南开始冲塔。
一个接一个的送。

上路的慎一个人跑到小龙的位置,站到那不动了,就跟挂机一样。

对面的寡妇这时候出现在我的视野里,她也站在了小龙那里,和慎面对面,一动不动。
你们可以想象,那画面是有多诡异!
妖姬和鳄鱼还是一直送,就像对面在不停召唤他们一样。
我那时候已经打定主意游戏结束,把这些人一块都投诉了,心里火气发不出来,就开始不停的喷。
反正没人理我。
等我到12级的时候,去了小龙那里,然后我发现凯南和鳄鱼不送了,而是向小龙这里汇集。
与此同时,他们身后还跟着timo,小丑和妖姬。
我心想难道想团战?
可是接下来证明我错的太离谱,我在和寡妇互A的时候,其余的人,不论敌友,都在大龙门口围着,站了一圈。
就眼睁睁看着我和寡妇打,然后我装备不好,被寡妇搞死了。
我气得摔了鼠标,准备等20分钟投。

遇到这种事,真是活见鬼了。

我死了以后,尸体又被人围着看,然后小龙那里就都散了,好像就等着看我被杀一样。
说实话,玩了也有一千多局了,像是这么反常和诡异的,我那天是第一次遇到。
那一场游戏中间还有很多让人感觉憋闷不舒服的地方,比如,队友看着你被杀不管,塔一个接一个的掉,但是不死一个人。两边的擦肩而过但是当做没看见。还有我们这边的英雄都是没蓝条的,而对面的英雄有蓝条却一直都是满的。
我看了时间还得一会儿才到20,就买了一堆眼去野区插着玩,这时候地图上人都不见了,慎 鳄鱼和凯南开始站在泉水挂机。
我走到大龙那,视野一点点变亮,没有人。
然后我就准备在河道插眼,插一个SB的图案。
谁知刚查了第一个真眼,就发现我前面是timo身后跟着寡妇。
两个人把我夹在中间。
寡妇如果从我进野区就跟着我,我还可以理解,可是timo怎么会提前出现在这里!!

就这么沉默着,时间仿佛静止了,我那时候整个头皮是硬的,汗毛竖立的感觉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。

我原地按了回城,timo和寡妇都没动,我竟然安然无恙的回到了泉水。
然后我就再也没敢出去,实在是邪乎的厉害。
到了20分钟,我点了投降。
瞬间四票反对。
让我震惊的是,我怎么治疗癫痫病好?们这边投票刚结束,对面就开始认输投票了。
这一次是5票一致同意。
游戏画面切到了对面水晶自爆的场景。
我想不通。
而自始至终,对面的猴子一次都没有出现过。
一次都没有。

而李同,也一直没有回来。

我现在回想起来,发现我忽略了一个细节。
如果李同一直都不在的话,那那一张反对票,是谁投的?

即使是默认,也不能那么快!!!

打完之后,我一个一个去投诉了,然后退出界面,准备给李同打电话。
那时候我对我那个电话真的不想说什么了,感觉比砖头还不如。
怎么这两天不是打着占线就是打不通,要不就是短信都存不住。
让我气结的是,这次刚从口袋掏出来发现手机已经没电了。
我彻底无语。
而LOL的界面右下角,弹出来个申请,有人加我好友!

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受,因为那会儿实在是有些敏感,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猜疑,点了接受。

然后很快那人说话了。
你是刚才的船长吧,你TM是不是有病?
我被这劈头盖脸的一骂,刚才淤积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出来。
我说,去***的,你有病是不是?
他说,我看你就是个煞笔,连船长都玩不好,除了送你还能干什么?
我说,我认识你是谁啊?你别搞笑行不行?
他说,我这有游戏截图你要不要看?0杀5死是不是你?打到最后装备就一个韧性鞋一个灯笼是不是你?
我说,你有病,我今晚就打了一局,但是不记得有你!你可以看我记录。
说完这句话,我下意识的点开记录,是0杀5死没错,但是查询不了队友姓名。
我再点开最近好友,刚才那些奇怪的ID,数字的和英文的,一个都没了。
而这个人的ID,却赫然出现在里面。
我吓尿了,我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从那条短信开始,我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了。

对面还在骂着,我却生不气了,只是好言好语道歉,希望对方将刚才的事好好给我描述一遍。

那个撸友跟我说,我选了船长之后就去上路转了一转,然后呆在草丛里就不出来了,让他奇怪的是,他和对面英雄在PK,我却在草丛里站着一动不动,接着就掉线了。等到我再连上,就开始不停的喷,还骂他是不是个人!他们都觉得我有病,一直在自言自语的说个不停,到后期就开始满世界插眼。还好对面后面猴子也掉了,团战赢了两次最后才爆了对面水晶。
我问他,男枪在不在?
他说,男枪一直都在啊,他还说你们认识。
我一听这话,知道是自己见鬼了,但是不敢说出来,怕被当成疯子,只能默默地退出游戏。
我觉得一切的问题,都出在李同身上,他肯定有什么瞒着我。我得搞清楚。
我进YY频道里想去问他,但是频道里空无一人,只有我自己。
上QQ弹他,也没反应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一身疲惫的走出网吧,准备搭公交车回家,学校实在呆不下去了。

我想问的是,那些掉线的人,他们真的是掉线了么?
还是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掉线了?

那些2V5,3V5,4V5的情况,到底有几个是真的掉线了?

以后对那些掉线的人,打完还是加好友问一问,也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!!!

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