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明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名医养生 >

指向你的刀锋 86

时间:2019-10-29 14:41:38
指向你的刀锋 86

  透明的黑墙之上,黑色巨龙口中的黑焰越来越炽烈了,就连周围的空气也被这可怕的温度和能量所扭曲。
  虽然他们尝试过,黑墙几乎无法被任何物理攻击或魔法所破坏,可是临近黑焰的黑墙高端处,却因为受到近距离影响而缓缓溶解成黑色气息消散。看来当这黑焰降临的时候,黑墙里的四人将连同黑墙一起被焚化。
  盖伦紧紧抱着拉克丝,皱着眉头看向天空中越来越浓烈的紫黑色火焰。
  “拉克珊娜,你害怕吗?”盖伦缓缓问道。
  “不。”拉克丝摇了摇头,闭上了眼睛。
  “只要能和哥哥在一起,无论去哪儿我都愿意。”她又想到了这句话,明明是无比绝望的境地,心中却反常的涌出一丝微微的温暖。
  “对不起……”盖伦的声音带着一丝凄凉,“到头来我没法拯救所有人……就连你我也……”
  “没关系的……”拉克丝的眼眶又红了,她抬起纤细的手抚了抚哥哥宽大的后背。
  “哥哥,你也是人啊……你不可能做到所有事情。”
  可是我……想要成为英雄啊。
  他抬头看了被捆绑的红发少女一眼,脸上流露出无比痛苦的神色。
  嘉文已经见到过很多次黑焰的降临了,那就像永远无法在心头挥去阴影一样。
  而这一次,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法逃掉了。
  因为不会有任何身影替他挡住那致命的黑色火焰了。
  “伊凡妮,等着我。”一抹温柔从他眼中滑过,他低声喃喃,像是自言自语。

  卡特已经放弃了挣扎,她无力的抬起了头,两眼无神的看向天空,瞳孔中映照着越来越剧烈的紫色光芒。
  我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吗?对不起……母亲、父亲、卡西、还有……
  心头莫名一颤。
  泰隆。
  想到这里,她却露出一丝凄然的微笑。
  像我这样的女人,就这样死掉也许正是罪有应得的结果吧……
  “你的自私,你的谎言……这些都让我对你失望不已。”
  可是临死之前,我很想再看你一眼啊,想问问你心里的想法是不是就像我所猜测的那样。
  她吸了吸鼻子,感觉心里涌出一丝不甘。可是她却提不起任何脾气或怒火,而是眯着眼睛,表情淡然。
  你到底是怎样看待我的呢?没有威胁,也没有命令,我只想亲耳听到你发自内心的声音。
  自从这一次任务开始,经过一连串的意外波折。那个亲切的灰蓝色兜帽身影,在不知不觉间离自己越来越远了。也许直到自己在此死掉,都没法再见上他一面。
  只是…这样一个小小的愿望也不能被满足吗?
  一滴泪水从卡特眼角滑落。

  “哼……”轻蔑的冷哼声响起。
  真是让我失望无比……
  斯维因看了地面一眼,那纷乱的禽爪紧紧抓着地面的拳刃。
  而泰隆已经不在那里了。
  他在看到卡特之后,连拳刃都来不及拾起来,便驱使瞬动消失了。
  因为黑龙口中集聚的黑焰眼看就要喷涌下来,光是去看一眼那磅礴的气势,或者感受一下那压抑的气息,他就能感受得到那即将来临的黑焰会有多可怕。
  在黑焰即将来临的短暂时间内,他一边疯狂的朝黑墙冲去,一边拼命的思考着搭救卡特的办法。
  刺杀始作俑者,命令黑龙中止行动?
郑州癫痫病可不可以彻底治愈呢or:#e5e5e5;" />  斯维因深不可测,还有那么多看起来麻烦的家伙在他身边,不行!
  斩杀黑龙?
  除了黑切之外没什么能够确保对它有作用,可是我已经没法再用一次黑切了,也不行!!
  斩断她的束缚?
  时间完全不够,还是不行!!!
  当下到底还有什么方法能够救她?
  焦头烂额的泰隆感觉自己的思绪就像被堵住了一般,他完全无法像平时那样冷静,然后很快的想出应对的方法。
  这到底是为什么?越是在紧迫的时刻,那些多端的诡计却越是从我脑中溜走?
  他呐喊般的在心中反复问着自己,但是却得不到任何答案。

  泰隆离那黑焰越来越近了,那儿的声音也嘈杂的很,在那里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,入耳尽是黑龙狂躁的吼叫和黑焰滚动的啸声。
  “你善于伪装,欺骗了很多人……”一个奇怪的声音突兀的响起。
  “一直以来,你对她根本就没有特别的意思,心里更多的还是挂念着那个给你拳刃的女孩……最多,也就是把她当做姐姐看待吧。”
  姑且……算是糊弄了三年。
  随着声音的响起,泰隆在弗雷尔卓德归来之后的那句心声也随之莫名回响。
  “三年之约实际上也只是当时权宜之计,就连她你也骗过。但这一次,你已经无法欺骗自己……”
  那奇怪的声音仍在继续,但是泰隆却索然无觉,满头大汗的他再次驱使瞬动消失。
  “但是为什么,现在的你却不敢冒险了呢?为什么不敢用那些疯狂的想法出人意料的把她救出来呢?”
  奇怪的声音自顾自的说着,仿佛不需要任何人回应一般。
  “那是因为,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你生命里真正重要的人了,你已经不敢再冒任何险来对待她,因为你非常害怕会失去她。”
  泰隆仍然没有回应,他已经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近在眼前的紫黑色光芒了。他的步伐也越来越快,现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他停下来。
  “对吗?”奇怪的声音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。

  “吼呜呜呜!!!!”
  黑墙之上,黑龙极力的张开巨颚,喉头凝聚着的剧烈光芒把周围的一切都照映成了暗紫色。
  闭上双眼的卡特眼帘里一片漆黑,眼看着死亡缓缓降落到自己身上是无比痛苦的,她自认此刻的自己没有那个勇气。
  似乎还没有问拉克丝,说不定她知道的……
  她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 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……
湖北专治癫痫病 />  她感受到面前空气的灼热,还有气场的压抑,否决了开口问拉克丝的想法。
  因为越是抗拒死亡,在死亡降至之时便会越痛苦。
  “卡特!!!!!”
  一个紧迫的叫声响起,在那一瞬间的响亮甚至盖过了黑龙的吼声和黑焰的啸声。
  “是他?”
  盖伦和拉克丝朝声音的方向看去,嘉文也抬起头来。
  卡特心头一颤,猛然睁开了眼睛,那是多么熟悉的声音。
  一个在光焰的照映下显得灰紫色的身影迅速的窜了过来,那兜帽也被狂风吹的掀起,露出满头黑紫色短发,还有那无比焦急的表情,她一眼就认出了他。
  “泰…隆……”
  她嘴唇轻动,双眼缓缓瞪大。
  终于……
  哪怕走的再远,起码在一切结束之前能够再看你一眼。
  她露出一丝凄然的微笑。

  黑焰与灰烬
  “卡特!!!!!”
  在此之前,泰隆想要大吼,但是发不出其他声音;想要转身,但却迈不开步子。
  这是为什么……
  意识和身体完全不由自主,在思考问题和计较得失之前,它便擅自作出了决定。
  那个决定就是:
  绝对不能让她死掉。
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些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泰隆更加的加快了步伐,几乎超出往常速度的奔跑着,仿佛再跑慢一点他想要挽回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一般。那灰蓝色的身影在无边无尽的紫黑色光晕渲染下,就像一只低空飞掠的猎鹰一般。
  但是这只猎鹰并不是为了捕食,而是想要去保护。
  无论她犯了什么错,我都会原谅她。
  “对不起!!!”
  无论她有什么要求,我都会迁就她。
  “当然是赶时间啊!不是要开庆功宴吗?”
  我一直对自己说,她对我来说只是像姐姐一样而已,对我很好的姐姐。
  “反正我知道的,第一次做的东西肯定不会有多好,如果不喜欢的话就直说……不用勉强收下也……”

  泰隆的步伐已经快到看不清了,他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高温和强压,但是那些并不能阻止他,他依然如同执行命令的机械一般,身心集中的前进。
  我从来不该奢求什么……
  “等等!!!事情不是那样的!喂你快从我身上爬开!!!”
  也不该在意什么……
  “盖伦啊~今晚我们一起睡吧,我一个人在帐篷里面好冷哦……”
  然而到了现在,就我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自欺欺人的解释了。
  “为什么你不说话?她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  我已经……无法再掩饰心中的情感了。
  泰隆抬起头,看到被绑在十字架上的红发少女,朝着自己露出满足的微笑,那微笑是那么的美丽,却又那么的悲伤。
  他咬紧牙齿,猛地踏地一跃而起。
  我其实对她……

  “吼呜呜呜呜呜呜呜!!!!!”遮掩所有声音的狂吼响起,漫天的紫色光芒聚集到黑龙的口中,终于化作滔天的紫黑色烈焰倾泻而下。
  这象征着死亡与消尽的致命火焰一发不可收拾的喷涌了出来,再下一刻,被黑牢所困的四个人都将化为乌有。
  所以从现在开始,再多浪费一秒钟也是无法允许的!
  看着盖伦愣愣的看着自己,跃起在半空中的泰隆迅速抽手,拆下了带在左手上的护腕。那动作之快,让人难以看清。
  泰隆猛然甩手把护腕扔给了盖伦,然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嘴唇轻动,吐出了四个字。
  也许在嘈杂噪音的影响之下,盖伦听不到他的声音,但是看他那决绝的眼神,还有他扔来的东西,盖伦仿佛明白了那四个字说的是什么:
  “照顾好她。”
  护腕在空中翻滚着,里面所藏的东西也在翻滚中显露了出来,那是一把精致的附魔匕首,刃短柄长,匕首上的雕纹装饰十分绮丽。而令人惊异的是,那匕首竟然畅通无阻的穿入了半透明的黑墙。
  那不正是……
  被绑在十字架上的卡特看到匕首的那一刻,几乎停止了呼吸。
  盖伦带着凝重的表情迅速抬起手来,一把接住了那把朝自己飞来的匕首。
  而接下来的画面,则让拉克丝不得不捂住了嘴巴,瞪大惊恐的眼睛。
  抬起头的嘉文也露出无比庄重的眼神,皱着眉头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。
  不!卡特张大了嘴巴,她的眼睛里闪现着前所未有的绝望,比起自己将死时更加恐惧的绝望。

  盖伦,你该明白我的意思了。我好歹算是把拉克丝平安无事的交给你了,那么请你在以后要好好照顾好她……
  停滞在半空中的泰隆再次运动瞬动,突然出现在更高的位置,而那儿正是黑焰即将侵袭的边缘。他张开双手——仿佛是想要独自揽住所有绝望与痛苦一般,挡在卡特的正前方,只留下一个坚定的背影。
  不要!泪水从的卡特脸上决堤,顺着她的脸颊迅速滑下,她感觉自己的心也随之被黑焰焚烧一般。
  但是宛如一切势不可挡的洪流一般,漫天的黑色火焰在顷刻间继续涌下,尽数缠绕并吞噬掉泰隆的身体。他把自己所剩无几的微弱杀气开放到最大程度,尽管他知道那无济于事。
  “呃啊啊啊啊啊啊!”他不由自主地吼出了无比凄烈的惨叫声,他的衣服在一瞬间化为灰烬,四肢迅速溃烂,很快他的全身都将不复存在。
  “……”
  嘉文出神的抬着头,他暂时忘记了伤口的剧痛,还有黑焰的灼人。他仿佛从那个焦黑而模糊的身影上看到了伊凡妮的影子,他的心里对这个勇于抵挡黑焰的少年涌现出无以复加的敬佩的尊重。
  无论结果如何,他都将十分看重这个少年。
  “……”
  这一幕深深的刺激着盖伦的神经,更使得他再一次回想到自己的噩梦。梦境里自己最后的做法与那少年的做法相对比,几乎是两种决绝的极端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握紧了手中的匕首,咬紧了牙齿。
  也正是少年的伟大,让他更能感觉到自己的软弱与无力。
  “……”
  拉克丝也是意想不到,那个变态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。平时看起来一言不发、性格古怪、一点儿教养都没有的变态,居然会为了某人而舍弃自己的生命。
  这种事情,就算是让自己来做,她自认也不会如此的坦然。

  “卡特琳娜,重要的事物在眼前消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,你知道吗?”男孩扯下兜帽,缓缓问道。
  “我母亲去世的时候,只有父亲在她身边。”少女绕了绕红色发摆,想了想说道,“虽然我也觉得很伤心,不过不算是你说的‘在眼前消失’吧……”
  “那种感觉就像拿许多刀子在你心中绞来绞去一样……”男孩的眼神悠远,作为一个孩子的他似乎除了刀子以外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词了,“最后当这个过程结束的时候,你心里的某个部分就会消失,你也会下意识的感觉到,那一部分你永远永远都找不回来了……”
  找不…回来了?
  红发少女愣愣的看着男孩,若有所思的想着他所说的话。
  “在那一瞬间你感觉不到愤怒,只能感觉到无尽的悲伤。”男孩的声音很低,他的语气里满是无奈和彷徨。
  “……”红发少女张了张嘴,似乎是想安慰他。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有效r style="font-family:arial, 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“阿雅还有老头子死的时候,我都是那种感觉。”男孩说罢,抬手轻揉鼻子。
  “啊……”她试着转移话题,让男孩别再回想那些东西,“虽然听不懂你所形容的感觉,不过等到我经历的时候,大概就会明白了。”
  男孩抬头看了她一眼,他那孤独和悲伤的眼神一点儿也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所能有的。
  这眼神让她觉得不知所措。
  “不,你最好不要经历。”他说道,然后重新把兜帽带上。

  不够……
  卡特仍然直勾勾的看着那个完全被火焰烧的漆黑的身影,那身影从空中缓缓落下,最后摔到地面上。空中的火焰虽然已经消尽,但是紧紧缠绕在那身体上的火焰还在继续熊熊燃烧着。
  刀绞还不够……
  她的眼睛模糊,以至于几乎看不清楚任何事物。
  根本就不够啊……
  火势之猛,已经把他的身体都完全地遮挡住了,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连灰烬也不剩下。
  泰隆!
  仿佛连说话的力气也消尽了一般,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在心里歇斯底里的大骂着。
  给我滚回来啊!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很高兴吗?
  你这个白痴!你总是惹我生气!
  看着躺在地面上,全身仍然冒着剧烈黑焰的尸体,越来越多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继续滑落。
 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做……
  她明白的,那个身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。
  就像伊凡妮一样……
  想到这里时,她突然屏住了呼吸,她不由得想到了伊凡妮死去的当时所想到的那句话。
  为了让心爱的人活下来,而奋不顾身的挡在死亡面前……
  这就是……

  你到底是怎样看待我的呢?
  此刻的卡特已经知道了,上一刻她苦苦寻思的答案。
  她泪如雨下,可是她自己也毫不知觉;她张开嘴巴,疯狂的呼喊着那个已经无法听到声音的名字。
  这个答案的代价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。
  也许是因为那黑焰的影响,围绕着四人的墙壁开始化作黑气消散,紧紧捆绕在卡特身上的黑色藤条也缓缓消散,架在她身后的黑色十字架也开始崩裂。
  她从十字架上落了下来,被反应及时的盖伦接在怀里。
  双腿刚刚站在地上,她就朝前方那团仍然剧烈燃烧的黑焰伸着手,疯狂想要的朝前方走去,可是被盖伦拉住了。
  盖伦皱着眉大声喝止着,就像他拉住嘉文那时一样。
  拉克斯仍然双手捂着嘴巴,眼角湿润。
  嘉文闭上眼睛,唯一能够动弹的左手搭在右肩上,微微低头,这是光盾皇室对待勇士的最高敬礼。
  我……
  黑焰仍然跳动着,但是那个被黑焰缠绕的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迹象。
  喜欢你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